人类货币史10-乌托邦

来源:饭香网

乌托邦
货币是一种新形式的奴役,和过去的奴役之间最明显的差别是货币不具有人格,也就是说,在主人和奴隶之间不存在人类关系。
——列夫·托尔斯泰(Leo Tolstoy),我们该怎么办?
货币的代价往往非常昂贵。
——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
在前几章我们了解到,现代名义货币建立在国家和私营银行之间的公私合营基础之上,银行是在金本位时期发展起来的。然而,如今有本地时间共享项目、现代网络货币等各种形式的替代货币,从根本上重新调整了处于货币核心的数字和价值之间的关系。但是一直指向数字和利润的货币真的和道德以及防止环境恶化等长期目标水火不容吗?未来货币秩序会是怎样的呢?
在人类的所有发明当中,货币拥有的权力最大,还具有迷惑性。货币是文字发展的导火索,是首批城邦的孵化器。货币的使用为轴心时代思想的伟大绽放做出了难以磨灭的贡献。货币是史诗中杀戮欲望的罪魁祸首,也是科学天才关注的焦点。货币既使人产生难以抑制的情绪,又使人产生一种疏离感。货币拥有像核能那样创造或毁灭国家的力量。我们敬畏货币,但同时认为货币是堕落的,甚至是邪恶的。而我们的经济理论仅把货币看作交换和记账的工具,本身没什么意义。
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起源是一种乌托邦式的社会,以实现弗朗西斯
·埃奇沃思所谓的“最大限度的快乐,宇宙神圣的爱”。1此类社会形式的一个特点是货币的作用不大。托马斯·摩尔(Thomas More)畅想了第一个乌托邦。1516年,他在《乌托邦》(Utopia)一书中写道:“人类的恐惧,孤独,关爱,劳动和守望都会和货币的价值一同湮灭,即便是贫困本身也会减少,因为货币对于减贫最为必要。”2
乌托邦(Utopia)在希腊语当中一语双关,既有“乌有之乡”(ou topia)的意思,又有“好地方”(eu topia)的意思,意思是一个不存在的好地方。另一个特点是想在地球上建立乌托邦的想法往往都会落空,不论其建立者是宗教狂热分子还是冷静的知识分子。新古典主义版本的乌托邦也是事与愿违。虽然经济大幅增长,世界上的很多人脱离了贫困,但是并非人人都实现了 “最大限度的快乐 ”,如今我们面临着一系列相互关联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和我们在经济上取得的成功是密不可分的。我们经常谈论的两个最突出的问题是增长的环境限制和经济不平等。如货币两面的投射,二者当中的每一个都和一种不同的负债相关,即货币实物的方面和对地球的负债有关,货币数字的方面和群体之间的负债有关。全球债务的缓慢但势不可当的增长与全球碳排放的增长是对称的。技术乌托邦者可能会争辩说经济的进一步增长可以解决上述问题,因为我们能够为麻烦埋单,但是到目前为止,证明好像恰恰相反。让人失望的不是技术,我们都对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叹为观止,令人失望的是最重要的技术 ——货币 ——所产生的影响往往被人们忽视了。 3
或许我们所处时代的关键问题是人类经济已经增长到对各个层面的环境都产生影响的程度:在陆地上、在海洋里、在天空中都是如此。肯尼斯 ·鲍尔丁说过,我们正在从牛仔经济过渡到宇宙飞船经济。前者的特征是整个世界都是开阔的未开垦之地,而后者的特点是我们处处受到自然的限制。生态学家尤金 ·奥德姆( Eugene Odum)认为,这种过渡和生态系统建立起来的变迁颇为相似。 4在生态系统发展初期,现有能量(太阳是其最终源泉)被一部分物种迅速利用,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随着生态系统的成熟,食物链会从线性链(肉食动物捕食草食动物,草食动物以植物为食)转变成食物网。食物网是一种分散结构,各种物种以越发复杂的形式互动。一个有机体的排泄物会作为另外一个有机体的食物得到循环,营养和矿物质等资源会保存下来。成熟的生态系统就像热带雨林。在热带雨林中,大部分营养物质不是在泥土当中,而是在树木和以树木为生的物种中。将树木砍掉种植大豆或者放牧牛群的农民发现,土地本身并不适合农作物生长。
经济体也是以一种类似的方式发展的。奥德姆写道,在早期的社会, “高生育率、迅速增长、高经济效益和对可获得、未使用资源的利用是优势 ”。5随着经济体的成熟,重点变成了共生关系(即民权、法律和秩序、教育和文化等)以及资源的循环使用。而过渡是慢慢实现的: “一直到最近,人们认为自然界具有气体交换、水净化、营养物质循环等保护功能,实现自我维护是理所当然,主要是因为人类的数量和对环境的改造都不足以影响地区或全球平衡。现如今,这种平衡正在被打破,往往具有破坏性,着实让人痛心。 ”6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情况也没有改善,因为二氧化碳排放攀升,地球养育生命的能力在不断下降。从货币角度来看,我们变得越来越富有,但是隐藏的代价在不断累积。
作家、活动家纳欧米·克莱恩(Naomi Klein)在《这改变了一切》(该书坚定的立场让批评家称其为气候战争中“乌托邦式的武装召唤”)7一书中问道:“我们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我认为答案比很多人让我们相信的还要简单:我们还没有采取降低排放的必要措施,因为它们和管制宽松的资本主义在根本上是冲突的。我们力图突破危机,这一时期,不受约束的资本主义正是占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8的确,我们在第六章讲过,主流经济学是一种意识形态,同时塑造了我们对于经济和自然世界的态度。虽然这一意识形态具有影响力,但是它从没有逃离被利用的命运。新古典主义理论的初衷是好的,但是被市场基要主义者收编或利用,用来使现存权力结构合法化。在市场经济中可以买到一切,经济学及受银行资助的诺贝尔文学奖也不例外。“货币是干扰”的观点本身就是脱离事实的。
那么答案至少在技术层面或许更加简单:货币的设计。毕竟,决定能源和资源如何在经济当中流动的是货币系统(和任何意识形态都差不多),而技术的初衷绝不是保护环境。货币主要是由私营银行创造的,用于有偿放贷。利息只有在经济和货币供给保持通货膨胀时才有条件偿付。人们和企业在市场上交易商品,使用货币,产生价格,但是这一过程并不会发生在系统边缘,即自然资源的投入或污染。很多经济增长将已有的自然系统和服务(土地、石油、黄金、树木、鱼和水等)变成货币。但是地球既不会贸易,也不会讨价还价,地球只会在一定程度被动地提供,如果货币如托尔斯泰所说,是一种新形式的奴役,那么地球就是最大的奴隶。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我们可以为地球的服务建立一个人为的市场,运用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来实现环境保护。9但是如果人类市场上贸易的商品的价格和价值之间的联系不够紧密,当你试图为非人类系统添加数字时,这种联系会变得越发稀疏。如果某一物种并非明显的服务提供者,那么又该如何为其定价呢?或者说我们不打算喝的干净水价值几何呢?如果模型设计者都无法精确地计算出公司破产等金融风险,我们又该如何为渔业崩溃的风险定价呢?将环境问题转换为货币问题,我们会让一切都合理化,因为有权力的人可以轻易地操纵数字,从中获利,而只关注效用的抽象计算的经济模型恰恰忽视了这一点。10
因而环境冲突蕴含在我们货币系统的设计之中,而货币系统之前是为了与国王和帝国开战而建立的,而现在如克莱恩所说,又是为了跟地球开战(如果与地球之间的战争持续下去的话,赢家一定是地球,毕竟它更加庞大)。货币系统当中的数字让我们目眩神迷,忽视了代价。
当然,只有我们相信货币的时候,它才能起作用,而经济观念的部分作用就是维持并强化这种信念。我们应该如何重新设计货币以及如何对待成熟经济或者是环境文明的观念呢?

转载请注明出自饭香网www.fxw123.net

站内搜索
人类货币史相关栏目